渡邊信一郎訪談(上):好廚子是被逼無奈的產物

圖片來源:《Cowboy Bebop》

歡迎關注Anitama訂閱號!

渡邊信一郎監督的動畫作品,不乏《Cowboy Bebop》(又名:《星際牛仔》)、《混沌武士》這類在海內外贏得高度讚譽的動作片精品,而他所能駕馭的題材類型,又涵蓋從青春音樂劇《坂道上的阿波羅》,到SF喜劇《Space☆Dandy》,再到犯罪懸疑劇《東京殘響》的大跨度,因而,得到眾多動畫粉絲的追捧。2017年秋,由其出任監督的《銀翼殺手:2022黑暗浩劫》(又名:《銀翼殺手:2022大斷電》,電影《銀翼殺手2049》的衍生動畫作品)在web免費配信,又引發新一輪的熱議。“周play news”採訪了這位多年來在世界範圍內大顯身手的渡邊監督,聽聽他對作品的見解與堅持。原文鏈接(http://wpb.shueisha.co.jp/2018/02/16/98743/)

渡邊信一郎 1965年生。動畫監督,音樂製作人。94年的《Macross Plus》(該片總監督為河森正治)為渡邊監督的出道作品。98年,憑藉在《星際牛仔》中的優異表現,贏得海內外一致的口碑。除此之外,渡邊監督的作品還有:《混沌武士》《坂道上的阿波羅》《Space☆Dandy》《東京殘響》等。近年來,渡邊逐步將工作重心轉移到音樂製作,以製作人的身份參與動畫音樂製作。

作為傳奇電影《銀翼殺手》的衍生作品,《銀翼殺手2022》一劇被眾多媒體爭相報道,反響非同一般,就連一向不怎麼關心SNS的渡邊監督,也從別人口中聽到“大家很期待能看到那樣的動畫作品”。

對於外界會將《銀翼殺手2022》渲染為《星際牛仔》式SF動作片的回歸,監督心中已料想的八九不離十。畢竟,《星際牛仔》中行雲流水的格鬥場面,早已成為其強力吸粉的金字招牌。然而,反觀監督近階段的作品年表,卻給人感覺,他似乎在刻意迴避被貼上“牛仔”的標籤。

對此,監督給出了自己的理由,此種現象不僅限於動畫行業,即,但凡在某一領域,創作出賣座的作品之後,無論電影導演,或是音樂家,都極易遭遇“自此被定型”的尷尬。而渡邊本人也不可免俗地多次被要求做與《星際牛仔》雷同的作品。但在他看來,那樣不過是如法炮製出一個“很像XXX”的粗製克隆版而已,不可能對前作有所超越。

渡邊的想法其實很單純,他指出,當創作者的頭腦中一旦生出了“搞一個跟之前差不多的東西”的念頭,便意味著扼殺了佳作誕生的可能性。因此,一直以來,渡邊始終以十幾歲時便崇拜的大衛·鮑伊,YMO等音樂人為榜樣,時常求新求變,不斷挑戰新的目標。

可彷彿是上天故意要考驗渡邊,將一份“製作《銀翼殺手》衍生動畫”的誘人offer擺到了他的眼前。面對自己曾經的“原點”,監督一時間陷入了糾結,可《銀翼》這樣的誘惑,又豈肯拱手他讓!

要知道,當年上映的《銀翼殺手》,對跑去觀影的渡邊同學的三觀,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不單單是渡邊本人,可以說,該片給整個動畫行業及科幻類作品都帶去了深遠的影響。現在的年輕一代或許會對《銀翼》的名字陌生無感,但從刷新電影美學價值觀的角度,《銀翼殺手》絕對屬於劃時代的經典。用渡邊本人的話簡單概括就是,影片中所展現的一景一物都酷炫至極,霓虹廣告牌、道具機關、口中念著布萊克詩句出場的反派角色,質問人類生死觀的影片主題,以及推理式的敘事方式……,一切的一切。

渡邊分析,正因為《銀翼殺手》是接近自己“底層代碼”的作品,所以,《2022》才會帶給觀眾類似初期《星際牛仔》的觀感吧。

此次的《2022》是免費配信,影片的質量各方有目共睹,正當記者想要將其歸結為好萊塢資本造就的高品質時,渡邊急忙予以糾正,“切莫將好萊塢資本等同於大預算”,並苦笑著強調,這回真的只有普通劇場版動畫15分鐘的預算!說白了,免費的午餐,怎可能要的到超額預算。並且,預見到全球的“銀翼粉”肯定都會跑來看熱鬧,因而,也不能“按著預算馬馬虎虎弄一個交差了事”。此處監督透露,包括自己在內,很多staff都是對預算、報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在操作的(笑)。因此,影片的成功,多半要歸功於“銀翼世代”對作品無私的真愛(笑)!

記者見渡邊的執意“哭窮”,便採取迂迴策略,含沙射影地列舉出角色設計村瀨修功、動畫師大平晉也、橋本晉治等一票超豪華的製作陣容。監督聽后解釋,此事涉及預算分配問題,而“在動畫師身上砸錢”是早在項目成立之初便定下的宗旨。在考慮要做出“在全世界面前拿得出手”的作品,應該發揮日本動畫的哪項所長的問題時,監督想到,在他國爭相效仿皮克斯那樣3DCG作品的發展潮流中,不正愈加顯出優秀手繪動畫師在全球範圍內的稀缺與可貴么!正所謂“物以稀為貴”,3D遍地開花的年代,恰恰更能突顯傳統2D動畫的稀缺價值!

另一方面,熟悉渡邊的人想必都了解監督對於音樂的特殊執念。而這次《銀翼殺手2022》更是請到了世界級的音樂人Flying Lotus親自操刀音樂,不得不說,Lotus那如同,為《銀翼殺手》配樂的范吉利斯的現代升級版般的譜曲,給人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而監督從很早以前就十分中意Lotus,接到邀約時,腦海里第一時間便浮現出他的名字。按說,照原有製作方的預算是請不起Lotus的,萬幸的是,對方是《星際牛仔》的腦殘粉(笑),也就心甘情願地答應了這筆“賠本買賣”。

那渡邊監督為何會對音樂如此執著上心呢?因為,動畫片通篇均由“人造”的畫面構成,因而,要讓觀眾體會其中的“真實”,勢必要動用比真人影片更多的音效與音樂。然而,放眼業界,對畫質、動態精益求精的大有人在,而對音響較為重視的人卻相對佔少數,對這一狀況,渡邊的不滿由來已久,可以追溯到他成為監督的很多年前。

據渡邊的說法,那時對動畫配樂的使用,統統遵循千篇一律的固定模式,過於教條化的應用,致使悲傷的場景永遠選用傷感的曲調。這倒也罷了,關鍵是,身為音樂發燒友的渡邊,完全聽不到自己想要的曲子!據他回憶,當年在製作TV系列各話演出時,他總是聽著喜歡的外國電影原聲音帶,邊想著“用這種水準的音樂的話,肯定錯不了”,邊畫著分鏡,可等片子做好之後,卻發覺“曲不對題”!

渡邊對音樂較為滿意的動畫作品,當屬其監督處女作(共同監督)《Macross Plus》。如今,在動畫配樂界首屈一指的作曲家菅野洋子,在該作中第一次作為音樂擔當被啟用,足見此片在音樂方面預備發起的挑戰。

這下,渡邊監督總算在自己的動畫作品中達成了妄想與現實的同步。不過據他講,由於《Macross Plus》是共同監督的作品,所以,曲子是他與總監督河森正治,以及音響監督3人共同商議、選定由哪首曲子配哪個場景。此種做法固然有集眾人智慧之所長的優勢,但不免會遇到3人意見相左的情形。因而,那次協商配合的經歷讓渡邊領悟到,選曲這種關乎感性的作業,是不宜與人“分享”的。因此,從下一部《星際牛仔》開始,監督當仁不讓地獨攬了所有選曲事宜。再有就是,近年來有關“音樂編輯”這塊,渡邊也都親力親為。

也就是說,渡邊搖身一變,從原本“知人善任”的擺兵布陣,直接“轉行”做起了其他監督作品的音樂製作人。又因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退居音樂製作的“渡邊P”只會專註於音樂相關的份內事,全然不會對動畫內容本身指手畫腳。

在渡邊眼中,音樂本該擁有不受拘束的自由靈魂,卻不知從何時起,被套上了各式各樣的條框與枷鎖。於是,他通過啟用沒有任何背景音樂創作經驗的音樂人,或是非日本本土的音樂家等方法,企圖製造意外的火花,以期拓展動畫音樂的表現形式。

那麼,按渡邊心目中的衡量標準,如何評價動畫配樂的優劣成敗呢?雖說監督之前提過,不贊成在使用樂曲時被既有觀念束縛,但他並不看好那些純粹為搞怪獵奇,“矯枉過正”式地求新求變。較為可取的做法是,在弄清音樂原有風味的基礎上,對其善加運用。“選配樂如烹小鮮”,這便要求挑選者有一雙能夠鑒賞判別曲子的“慧耳”。生搬硬貼背景樂肯定是不行的,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全憑選曲之人的悟性與別出心裁。

很多時候,單獨聽著覺得怪怪不搭調的曲子,結合影像播放出來會收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反之,也會遇到咋聽曲子還挺對味,可一配上畫面,卻滿不是那麼回事的狀況。因此,要想在這方面運用自如,就必須用心傾聽鑒別,努力挖掘每首曲子所蘊含的潛在可能。

當被問及,今後還會否誕生像菅野洋子那樣,與渡邊監督聯手而被大動漫粉絲認可的音樂家時?渡邊回答,據他所知,普通音樂從業者中,想得到機會嘗試動畫、電影相關配樂創作的,其實大有人在。並順便提起,《Space☆Dandy》一片,就是他重點物色這部分人群,幫忙搞定的作曲。片中為“Space☆Dandy樂隊”寫曲的,就彙集了岡村靖幸、藥師丸悅子、向井秀德,以及“TOKYO No.1 SOUL SET”樂隊的Hiroshi Kawanabe等一批,平日里與動畫沒啥交集的一流作曲家。渡邊認為,如果業界能有更多“組織跨界合作”的人才,吸收更多新鮮血液,必然有利於拓寬動畫音樂的眼界思路。而渡邊所做的,正是這方面的伯樂角色。

最後,渡邊總結,音樂製作人的處事要訣與監督工作在本質上大同小異,就是凡事不可太過刻板,墨守成規,而要時刻研究探索新的路徑。不可否認,普遍沿襲的例行套路確實有確保效率,安定品質等顯而易見的優點,但人類與機器最大的區別就在於,一味因循守舊,機械重複會泯滅自身的創造力,因而需要掌控好期間的平衡。總之,如同搞發明那樣,每次要以初次製作動畫作品的心態去認真應對。

精彩內容推薦(請點擊以下圖片):

加入好友 下一篇

推薦文章

你不能錯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