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象第一位本土勝投王:陳逸松

不曉得有沒有球迷記得,陳義信還未披黃衫之前,誰是兄弟象最依賴的本土投手?是獲得開幕戰先發的張永昌嗎?還是拿過單週 MVP 的黃廣琪?

正確答案是「巴哥」陳逸松。

職棒元年,兄弟象的票房發光,但投手群卻黯淡無光,尤其是本土投手。

味全有 20 勝的黃平洋,三商有 10 勝的涂鴻欽,統一也有 10 勝的杜福明。

兄弟呢?它們只有 7 勝的陳逸松。

7 勝就已經是兄弟隊上的最多勝了。

陳逸松不只是元年兄弟的勝投王,還是最多救援成功的投手。

他的 34 場出賽也是象隊最操的。投球局數、ERA、WHIP 都僅次於洋投派瑞。

在兄弟非常低迷的那段時期,月薪僅六萬元的陳逸松,真的是勞苦功高。

月薪七萬八的張永昌、七萬七的黃廣琪、甚至六萬三的李文傳,它們的貢獻度都不如陳逸松。

和多數職棒球員不同,陳逸松是在成年時才接受正規的棒球訓練。雖然從小就有不錯的運動神經,但他最早接觸的卻是排球,在國小跟國中都是排球校隊。直到家中附近的社區組了一個棒球隊,引起陳逸松的興趣,決定「棄排從棒」。社區棒球只不過是休閒的玩球性質,到民國 67年,陳逸松考上台北體專,才是他棒球生涯的轉捩點。

就如傳統望子成龍的父母親,對於想當運動員的陳逸松,家中抱持反對的態度,覺得運動員沒什麼前途。父親希望他未來是「能比老爸更出色的建築師」,但陳逸松的希望是「要比郭源治還強」。父親拗不過他的堅持,只好任由他的興趣發展。

在總教練林敏政的執導下,陳逸松學習正式的棒球技能。一開始是擔任外野手跟一壘手,但他一心想當投手,認為站在投手板上會有較大的成就感,教練就給他機會嘗試。幾次表現不錯的情況下,就在投手的位置上固定下來。林敏政當時就這樣鼓勵陳逸松:「你是個人才,好好練習總會出人頭地的」。

北體畢業時,服役加入陸光棒球隊,但陳逸松球齡尚淺,所以上場機會不多,沒有受到太多關注,曾煩惱退伍時不知往何處發展。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他的同袍好友湯志鴻與曾紀恩教官聊天,陳逸松就被引介到需要新球員加入的兄弟棒球隊。

業餘時代的兄弟,有張永昌、黃廣琪、江仲豪,經驗和資歷都非常豐富,因此陳逸松多是陪襯角色,職棒開打時當然也是如此,直到擊敗黃平洋那天。

1990 年 4 月 29 日龍象大戰,開賽前曾紀恩還在猶豫到底要牛復興、陳逸松還是李文傳對上強投黃平洋,最後一刻選擇了陳逸松。而巴哥的演出沒讓教官失望,完投九局失兩分,把金臂人給比了下去,也是兄弟隊史第一位能將黃平洋打敗的投手。

職棒元年球季結束,陳逸松拿下七勝七敗,ERA 3.55,在兄弟投手諸多不穩的局面中,是曾紀恩少數可以信任的球員。又彷彿灰姑娘傳奇,陳逸松 177 公分、67 公斤的過瘦身材,以及實戰僅有130 左右的球速,靠著控球與配球能有如此表現,實在難能可貴。

職棒二年,陳義信、林文城等旅日好手的加入,以及洋投大羅曼的重用,使原本就偏重在救援的陳逸松先發機會更少,壓縮他的發揮空間,47局的投球局數還不及元年的四成。職棒三年陳憲章的崛起,讓陳逸松再度打入冷宮。兄弟第一代三連霸的黃金時期,參與度極低的陳逸松越來越被忽視,如同路人甲一般可有可無。

職棒五年,山根俊英想仿效陳憲章的模式來改造成陳逸松,這位日籍教頭認為陳逸松的本錢不輸給陳憲章,只不過缺乏旺盛的戰鬥力,氣勢溫馴,罩不住對手。可惜模式無法複製,陳逸松還是無法東山再起,甚至被教練拿來當代跑,如此不受重視連帶影響他的打球心態。

1994 年 9月 10日,先發的克力士因手指磨破,當山根告知陳逸松要準備接手時,他內心相當惶恐,因為有好幾個月沒有上場,體能和球技都調整得不太理想,因此對自己的表現不敢有太大的奢求。

1994 年 10月 9日,M1的兄弟封王戰,山根派出陳逸松先發,給他當英雄的機會,結果投不到三局就狂失十分,好機會從此沒了,陳逸松的信心也垮了。

1996 年 9 月 28日,陳逸松拿到兩年來的第一勝,他卻像往常一樣帶著球具默默地走出球場,有人向他恭賀時,還有些意外:「是我嗎?我以為是黃廣琪」「好意外、好意外」。可見他的求勝心理已不如從前。

雖然對球隊無太多助益,但三連霸以及職棒的熱潮,在一切都好的情況下,陳逸松還是安穩的在兄弟度過每一天。直到黑道挾持球員事件發生,以及簽賭事件的重擊,讓中職陷入空前的危機。職棒八年球季末,兄弟便以戰力重整為由,釋出創隊元老黃廣琪、李文傳以及陳逸松。

離開兄弟的陳逸松卸下了球員身分,在各大中學當起總教練,也漸漸消失在球迷的記憶裡,留下乏善可陳的職棒成績。如果他向人說曾經是兄弟象的勝投王,完投擊敗過 20 勝的黃平洋,可能會被認為是不是在做夢。但經歷過的象迷會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參考來源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網上,文章觀點不代表我們立場,如若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提出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