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這年頭,許多ACGN人物都有一些外號,而這些外號,往往都帶著些調侃意味。

例如“團長”阿喀琉斯(因為髮型一致風評被害)、紫色老太婆(年齡梗)。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儘管這些外號多半都有點“迫害”的意思在裡面,不過,即使你真的對這些角色直呼其外號,按照設定,應該也不至於有性命之虞。

頂多就是腦袋被摁在鍵盤上而已。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但是,我們今天的主角就不一樣了。

比起其他這些角色的外號,她的外號不僅沒有調侃的意味,甚至念起來還頗有幾分氣勢—— “傷痛之赤”

可是,膽敢用這個外號去稱呼她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她就是蒼崎橙子,蒼崎青子的姐姐,蒼崎家的長女。

她主要登場於《魔法使之夜》和《空之境界》,在《君主埃爾梅羅二世事件簿》中也有出場。(可惜她的戲份在《事件簿》動畫中幾乎被剪光了)

儘管她沒能繼承蒼崎家的魔法,可是,也正因為如此,她才能成為型月世界中幾乎獨一無二的“冠位人偶師”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01

形像多變的大姐姐

型月世界中的許多初期角色,畫風都會隨著時間而發生較大的改變。

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要歸結於“臨時工”(武內崇)的畫風進化。

例如型月最初的女主角——月之公主愛爾奎特

《月姬》遊戲發售時,武內崇的畫工還是稚嫩了些,畫出來的公主有點粗糙。而她的顏值在《真月譚月姬》動畫中跌至谷底,好端端一個少女公主被畫成大媽臉

不過,隨著武內崇的畫工(指畫saber臉的熟練程度)越來越精進,公主的臉也越來越趨於美型(和saber化)。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而蒼崎橙子的形象改變,幾乎無法用“畫風突變”來形容—— 這明明就是換了個人吧

橙子最廣為流傳的形象,應該是她在《空之境界》劇場版動畫中的樣子:紅色長發,常常紮成馬尾,通常身著頗有女白領風格的白色襯衫。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這一形象與她在《魔法使之夜》遊戲中呈現出的形像大體相符,然而,在《空之境界》最早的人設圖中,蒼崎橙子是一位藍髮女性。

身著頗具貴族氣質的服裝,身上通常帶著一件橙色的飾物。

(不過這個人設圖……怎麼看起來像白髮。)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而《空之境界》還通過隨書的人物資料給出了橙子少女時代的人設——橙子為黑色長發,身著禮園學生製服的少女形象。

看到這個水靈靈的小姑娘,再想想橙子在《空之境界》中那一副歷經滄桑的模樣,只能感慨一句:歲月真是把殺豬刀。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不過,雖然橙子的人設前後變化巨大,但是,除了那個最初的“藍髮橙子”的人設是真的作為廢案消失了,其他人設依然可以串聯起來:

從她妹妹青子開啟第五法之後頭髮變紅的模樣來看,她們蒼崎家也許是有“紅色有角三倍速”的傳統,一旦爆種就會黑髮變紅發。

在她去魔術協會進修的時候,她的一頭黑長直就變成了紅長直。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後來,在《魔夜》中,她為了回來找妹妹復仇,奪回蒼崎家的傳承,她剪掉了自己的長發,作為和金狼貝奧簽訂契約的媒介。

所以,在《魔夜》中,才有了短髮橙子的形象。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當然,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她喜聞樂見的翻車了,還被妹妹下了“十年內返回三咲町就會變成馬達加斯加跳蛙”的詛咒。

她又開始了四處流浪的生活,一頭長發也漸漸蓄了起來,最後,在《空境》中與讀者見面的,就是長發OL橙子姐姐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02

冠位人偶師

提及蒼崎橙子,就不得不提起時鐘塔給她的封號—— “冠位人偶師”

在型月世界的設定中,“冠位”是時鐘塔魔術師的最高階級,而橙子作為人偶師的資質,也絕對配得上這個稱號。

橙子製做人偶的技術有多NB呢?兩儀式在和淺上藤乃的戰鬥中斷了手臂,她立馬就給她做了條新的,還讓這個義肢可以抓握靈體。

在《fsn》的HF線春歸結局中,身體已經崩壞的士郎,也是靠橙子留下的一具人偶軀體活了過來。

櫻為了買下這具人偶,賣光了間桐家的藏書。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當然,橙子最厲害的地方在於,她打破了人偶製作中的限定——人可以製作比人類更高級的人偶,卻無法複製人類自身。

她為自己做好了備用軀體,每當自己死去,下一個“自己”就會繼承她的所有記憶然後甦醒過來,開始行動。

就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現在的自己到底是複製品還是真品,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已經做到永生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正因她掌握了這等禁忌的技術,她才受到了協會的“封印指定”——通俗點說就是:“您太NB了,所以我們需要把您抓起來研究一番。”

橙子當然不會老老實實束手就擒,她立刻離開了時鐘塔,開始了流浪生活。

而死在她手上的封印指定執行者也有十幾個了,也許某些執行者已經跟她一換一了,但是奈何橙子有復活甲,最後這些執行者也不敢來找她麻煩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除了製作人偶之外,橙子對於盧恩符文的造詣也是極高的。

儘管她的水平不可能和庫丘林、斯卡哈之類的神代英雄相提並論,可是,她能重新構築盧恩的魔術基盤,還解析了幾個本來已經消失在神代的盧恩文字。

可以這麼說,她把本來已經死去盧恩符文復活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橙子還會做一些小物件:

例如,《月姬》中青子送給志貴的眼鏡“魔眼殺”,其實就是她從橙子那裡搶來的。

這副眼鏡本來是橙子打算給式姐的,被後者拒絕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她自己的眼鏡,雖然也有作為眼鏡的正常機能,但是,其主要作用,還是一種自我暗示:戴眼鏡與不戴眼鏡的橙子,是兩個人格。

戴著眼鏡時語氣婉柔,放下眼鏡時會變成冷冷的語調。

在《空境》中,這一特徵並不明顯,而《魔夜》中作為“復仇者”出現的橙子摘下眼鏡之後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即使遲鈍若草十郎,見了她摘下眼鏡之後,也像是青蛙看到了吐信的毒蛇一樣。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正因如此,蒼崎橙子還有一個不那麼雅觀的外號—— “傑哥”

摘下眼鏡就會封印解除,露出本來面目。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青子&有珠:橙子姐不要啦!

橙子:來,讓我康康你們魔術迴路正不正常(說著就在雪地上濕吻了有珠)。

03

傷痛之赤

其實,原設中的八雲紫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年齡,被當面叫“老太婆”也只會付之一笑;就算你作死去吐槽仗助的髮型,也只會被揍進醫院。

但是,凡是叫過橙子“傷痛之赤”的人,無一例外,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為何看上去雲淡風輕處變不驚的橙子姐姐,會對這麼一個外號深惡痛絕,這,就得從他們蒼崎家那個坑孫女的爺爺說起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青子和橙子的爺爺是魔法使,而最開始被作為繼承人培養的,就是橙子。

她雖然只有23條魔術迴路(士郎27條),但是,她魔術迴路的質量卻非常高,精密度無可比擬。

她被作為“魔法使之卵”培養長大,而青子則一直過著平靜的生活。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她作為魔術師的卓越才華,再加上她作為魔法繼承人的身份,讓她十歲時便已嶄露頭角,無數出身名門的魔術師紛紛登門拜訪。

她自己也非常努力的回應爺爺的期待,甚至因此而視力下降,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在期待著她成為魔法使之後的英姿。

直到她18歲那年,爺爺突然宣布,蒼崎家的魔法由她的妹妹來傳承。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對於橙子來說,這件事情無異於晴天霹靂:

這就好比你寒窗苦讀十年,北大清華的通知書都已經快要拿到手上了……

結果,等你真的拿到之後,卻發現上面寫著另一個人的名字。

憤怒的橙子當即和蒼崎家決裂,摔碎了眼鏡之後出走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她作為魔術師的才華無可置疑,在時鐘塔迅速嶄露頭角,人偶術、盧恩符文兩開花,年紀輕輕就獲得了“冠位”的位階

可是,糟心的事情還是一件接一件,時鐘塔給她的色階稱號是“橙”——並非三原色中的“紅”,也並非與她相配的“青”。

嫉妒她的同學這麼揶揄她:

“被自己妹妹奪走繼承權,為了報仇而進入教會的人並不適合純粹的顏色。

很諷刺的,蒼崎得到跟她姓氏相反的赤之位,是跟自己名字一樣的俗氣顏色。

跟橙色魔術師相配的顏色!那是無法徹底成為原色之赤的瑕缺之赤色。

哈哈,這不是很適合那女人的稱號嗎!”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因此,時鐘塔裡的魔術師背地裡就給她取了這麼個外號—— “傷痛之赤”

可以說,這個外號,是她被作弄的前半生的高度濃縮的體現:被家族拋棄、被同學嫉妒、明明是天才卻沒有得到天才應有的一切。

這也許就是《魔夜》中她向青子復仇的原因:她要把本來屬於她的一切,不管是魔法傳承,還是“青”的色階,全部奪回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只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橙子也逐漸學會了放下。

青子下的詛咒,她其實早就通過更換身體解除了,她也沒有返回三咲町繼續搞事。

在《空境》中出現的她,少了幾分銳氣,多了一點人情味。脫下了佈滿防禦的魔術禮裝,穿上了白領的白襯衣。

就連她的同學荒耶宗蓮都吐槽她:你還真是墮落了。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作為魔術師來說,她確實是墮落了:不再執著於“根源”和“魔法”,默默守候著黑桐幹也和兩儀式兩人。

但是,作為人類來說,她卻是成長了: “魔法”這種奇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無需過分執著。

她本來就已經夠強大了,冠位人偶師,盧恩符文的複活者,不需要再來一個第五魔法來證明自己。

到最後,一切都已成過眼雲煙,只在橙子心裡,留下了“傷痛之赤”這個碰不得的逆鱗。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和一直昂揚向上高歌猛進的妹妹不一樣,橙子有過憤怒,有過不甘,但在經歷了一系列大風大浪之後,最終選擇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與自己的過去和好。

這樣飽經世事無常之後打磨出的瀟灑與自信,也許正是蒼崎橙子​​身上最為迷人的地方吧。

提過她外號的人,墳頭草都已經三尺高了

編: 折刀

參考來源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網上,文章觀點不代表我們立場,如若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提出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