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明明是和朋友在一起的你,有多少次只是自己玩著手機,恍若孤身一人?

離家已久的你,已經有多久沒有主動打電話給父母了呢?

工作結束後回到一片漆黑的家的你,有沒有懷念過那句“你回來啦 ?”

孤獨,似乎已經成為了現代人的通病。

這一點,在父母身上也是一樣的。

離開熟悉的地方和孩子們一起生活在大城市,有時就像是一場醒不過來的夢,而留在家裡的他們雖然嘴上念叨著總算清淨了,可心裡還是忍不住寂寞。

這樣有些固執又有些可愛的他們,不得不叫人聯想起

《飛屋環遊記》裡的卡爾,所幸無兒無女、又獨居在老房子中的他遇見了小羅,還不至沉溺於回憶。

但如果,闖進他的生活的是個女僕機器人呢,那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而今天聊的這部漫畫,講的就是這樣的故事——

《破爛機器迷糊子》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故事開始於一個午後,吉崗一個人坐在後院的簷廊上想著往事。

在幾天前的妻子的葬禮上他拒絕了孩子們一起生活的邀請,就在這個時候門鈴突然響起。

吉崗急急忙忙開了門,眼前的,是一個自稱女僕機器人、穿著一身女僕裝的女孩子。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一般人怕是要直接當場歸西,一條龍服務了)

不過,對於老一輩來說,能自己動手做的事就應該自己來幹,何必要請個家政婦來,況且還是個機器人。

吉崗本想著打電話給兒子問問清楚,順便把服務給退了,但卻被不願意鬆口的兒子搪塞了過去。

正生著氣呢,吉崗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一回頭又是一萬點暴擊。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搞笑喜劇直接變驚悚片)

其實,機器人只是在準備做晚飯。

但由於三大原則規定,只要手持13cm以上的刀具便會開始顫抖。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小聲bb:其實,拿著刀還抖才更嚇人吧~~)

吉崗表示自己在老伴過世之後只想一個人呆著,不需要人照顧。

而面對吉崗想要退回服務的堅決,機器人懇求吉崗給她一個星期的適用時間並努力暗示自己非常有用,還展示了自己獨特的功能—— 能釋放負離子。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emmm,不知怎麼,突然想起了這個表情包——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真摯表示:這絕不是迫害~~)

原來,這個機器人已經工作30年,算是相當舊型的機器人了。

而吉崗家就是她最後的服務地點,退休後,她就會被送回工廠成為500元硬幣的材料。

老人家總是嘴硬心軟的,吉崗也是如此。

嘴上依舊要求著機器人甚麼都不需要做,自己會照顧自己,卻也還是答應了機器人一個星期的請求,並表示就當是最後的休假,讓她留在了自己家裡。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妻子過世後獨居的硬脾氣老頭,還有即將被回收的舊型機器人。

這個組合頗有種生命論的意思,似乎這兩個主角就已經給漫畫定下了悲傷的暗調。

但出乎意料地,在這一點上漫畫處理得相當好,慢慢悠悠的鄉村生活,加上冒失機器人的搭配,總是充滿笑點

即便夾雜著不少老人對於過去的悵惘,卻也不至於悲傷。

在機器人留下來的第二天,吉崗說到做到,搶走了機器人的手上所有的活——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只留機器人自己默默地蹲在角落充電——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雖然嘴上說著是要機器人找個安靜的地方自己呆著,但吉崗做出的飯卻是兩人份。

只是在聽到機器人說自己不需要吃飯時,他還是忍不住想起曾經飯桌前幾個孩子爭著再來一碗的情景,恍惚間甚至摔壞了碗。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東西保存得再久再好,如果使用的人不在了,也沒有了存放的必要。

似乎是因為這件事而想通了,吉崗第一次給了機器人任務—— 幫自己清理掉儲藏室裡堆積著的雜物。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年紀越大就越不容易清理掉那些帶著回憶的東西,現在趁著機器人在的機會便都處理掉吧。

吉崗這樣想著,見外面天色不早了,就打算去看看處理的結果,沒想到機器人居然連一件都沒有扔掉。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站術凝視……)

在機器人看來,這些“破爛”的雜物就像自己一樣,她實在做不到丟棄。

吉崗無奈地坦露自己其實一直都不忍心丟掉這些東西,但家裡已經沒有人會在用了,必須有人幫他處理。

似乎是明白了吉崗的心情,機器人回答了句明白了,就拔下自己的小臂,鄭重地送走了它們。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你還說你不是軍用機器人???)

但意料不到的是,吉崗猛然發現,那裡面還收藏著曾經珍視的照片。

看著在空中飄起的照片殘骸,事已至此,吉崗只能安慰自己,這遲早都是要消失的。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不過,機器人馬上就打斷了吉崗的感慨,原來早在東西被處理前,她就已經將所有的物品都進行了掃描。

這樣只要將她的內存與外部設備連接就可以放映出所有的東西。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吉崗雖然依舊嘴上不饒人,說著自作主張之類的話,但還是彆扭地誇獎了機器人的便利。

只不過,照片小小的“不同”還是讓吉崗察覺出了異樣……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噗,自帶美顏大眼特效嗎?)

面對吉崗的黑人問號臉,機器人十分真誠地回答,這是因為自己有圖像修正功能,就打開了,你看我優不優秀?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機器人這種小驕傲又冒冒失失的性格真的是這部漫畫的點睛之筆。

就像阿庫婭之於《素晴》一樣,而漫畫本身的笑點也很多,總讓人有種出乎意料地被逗笑的感覺。

就拿名字來說,誰能想到作為主角之一的機器人居然到第三話才有了自己正式的名字,而且還是沒和“破爛機器”脫離關係。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剛見面就頭掉的女僕,你見過嗎?

而這樣一部脫去愛情標籤的“女機器人闖入我的生活”式的漫畫,儘管沒有著豐厚的福利和閃光畫面,卻反而在一眾的勝美疲勞中給出了很新奇的感觀。

生活原本就充滿了檸檬味,為什麼不試試這杯口味獨特的烏龍茶(暗示上頭)呢?

參考來源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網上,文章觀點不代表我們立場,如若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提出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