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E TIME的起源:利拉德在關鍵時刻,射程無邊界!

 

在比賽還剩22秒時,韋伯州立大學落後北科羅拉多州大學3分。球館裡的每個人都知道球會去到誰的手裡。

達米安-利拉德也在場上,但這時還是BDT「利拉德時間」時代之前(Before Dame Time)所以韋伯州立大學主教練蘭迪-拉赫的戰術不是為他制定的。當時,利拉德還是一名大一新生控球後衛,他的工作是帶球過半場,找到隊裡的頭號得分手凱倫-麥考伊。

只是有一個問題:北科羅拉多州大學的計劃是雙人包夾麥考伊,迫使其他人來投韋伯州立大學的最後一球。這個決定讓利拉德一個平庸的,第一次參加大天空聯盟的比賽的新秀手裡拿著球,這是他大學生涯中第一次面臨命懸一線的時刻。

 

那天晚上的早些時候,壓力讓利拉德感到很不舒服。上半場他只有兩次出手,一分未得。他糟糕的表現是韋伯州立大學在比賽還剩4分54秒時落後12分的原因之一。換句話說,北科羅拉多大學想要讓利拉德來控球。這就是為什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場館裡的人感到震驚,即使它不會讓任何關注NBA過去十年的人感到驚訝。

利拉德要了個掩護,他運了兩次球到左邊,然後從22英尺外起跳。「那投籃的位置太遠了。」三年級的TJ本森說。球唰地一聲洞穿過網,追平比數。就這樣,利拉德時間誕生了。

「那一刻我並不緊張,我只是想,’我要投籃了,’」今年30歲的利拉德在接受福克斯體育頻道的電話採訪時回憶道。他曾六次作為波特蘭拓荒者的球員入選全明星,「我認為,當這是一場快要失敗的比賽時,你會感到更少的壓力,因為獲勝本就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

 

隨後,利拉德在加時賽中拿下4分,並送出一記助攻,幫助韋伯州立大學以88-84取得勝利。這只是一個賽季的一場比賽中的一球,但利拉德在2009年1月的晚上的表現為他擁有NBA最不可思議的職業生涯之一奠定了基礎。

一個身高不到6尺2寸(≈1.88米)的孩子離開了奧克蘭。他在高中畢業後被招募。他還在大學裡打過棒球。這不是NBA明星球員的典型背景。但利拉德除了成長為一名致命的遠投射手、一個充滿活力的控球手和一個忠誠的隊友之外,他還有一種超能力:比分越接近,他就越出色,尤其是在時間緊迫的關頭。

據NBA高級數據顯示,自從2012年他進入聯盟以來,沒有一個球員能在例行賽或季後賽的最後30秒內投出比利拉德的37次更多的追平或領先球。利拉德和邁克爾-喬丹是僅有的兩名在季後賽系列賽中命中兩​​次致勝絕殺球的球員。

利拉德目前在「關鍵時刻」得分(即比賽最後5分鐘內分差不超過5分時)方面領先NBA,並有望成為奧拉朱旺和加內特之後的第三位在過去25個賽季中在關鍵時刻得分和投籃命中率(至少50次)上均領先聯盟的球員。利拉德關鍵時刻的真實投籃命中率(包括三分球和罰球)為76.8%,是自1996-97賽季以來聯盟數據庫中最高的。

在有關鍵時刻的比賽中,利拉德時間是開拓者保持21勝7負的驅動因素。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擁有32勝24負的總戰績,儘管本賽季他們的淨勝分為負值,但他們仍然對西部第四的名額保持一定競爭力。當比賽局勢焦灼時,開拓者有一個作弊碼。

「在我的一生中,我在最後時刻都表現得很頑強,」利拉德說,「一直都是這樣。我一直覺得只要比賽進入關鍵時刻,我就能去完成比賽。」

利拉德記得的第一個關鍵球是他16歲時在美國業餘體育聯合會(AAU)的一場比賽中命中的。利拉德所在的奧克蘭反叛者隊挽回了20分的劣勢,在比賽還剩一秒的時候,他從底角投中一記三分,幫助他的球隊領先一分。這是一次偉大的表演。

不太妙的是利拉德脫掉球衣慶祝勝利的決定,這讓他獲得了一個技術犯規,並給對手兩個罰球,最終利拉德所在的球隊輸了。「這太尷尬了。」利拉德說。

 

利拉德說,在他高中的最後一年,還有一場比賽,他在哨聲響起時從剛過半場的位置射進一球,把比賽拖進了加時賽。

但他能舉出的最好的例子是奧克蘭高中的田徑教練說服他參加一次運動會。利拉德說:「在我高中的最後一段時間裡,他來找我,我想,’這樣我可以早點離開學校,我去參加吧。’」

他參加了跳高比賽。他以前從未參加過跳高比賽。他穿著Vans運動鞋出現。據他回憶,在比賽的前兩輪中,他都越過了桿子。

然後,他進行了三次試跳來越過第三級高度。在第一嚐試中,他撞到了桿子。在第二次,他雙腳起跳了。這是違規的,但他的對手在三次試跳中都失敗了。在他的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嘗試中,利拉德越過了頂點。

「我以前從來沒有試過,也不知道任何跳高技巧,」利拉德說,「我只知道我需要跳多高。我知道我需要做什麼。」

 

利拉德把這種心態帶到了韋伯州立大學。球隊的教練組意識到他們可能挖來來了一名新成員——去年春天,拉赫教練告訴球隊的播音員卡爾-阿基,「我最好的球員還在高中」——並且渴望看到這個暗示是否會被證明是真的。

那個賽季,韋伯州立大學開局不佳,前六場比賽輸掉了四場,並在12月在主場觀眾面前以30分之差輸給了州內對手楊百翰大學。

這樣的表現激怒了拉赫。他要求第二天早上6點開始進行訓練,下午進行第二次訓練。拉赫讓他的隊員們進行了最艱苦的訓練。衝刺。防守滑步。一對一爭奪籃板球。沒有犯規。

晚上的訓練快結束時,利拉德和身高6英尺5英寸的大一新生尼克-漢森進行了籃板球訓練。兩名後衛像橄欖球前鋒一樣撞在一起,並摔倒在地。利拉德掙脫一隻胳膊並抓住了球。

「每個人都大喊大叫地進來,」當時的大一前鋒凱爾-布林格說,「感覺就像,’我們搞定這個了。我們會變好的。’」當布林格走出體育館走上樓梯時,他看見拉赫用手臂摟住利拉德。「只有這樣訓練,你才能進步。」布林格聽見拉赫說。

韋伯州立大學以三連勝回應,在那個月的晚些時候他們差點擊敗了更有天賦的亞利桑那隊,那場比賽利拉德拿下了賽季最高的15分。那時,利拉德的隊友們已經被他的個性和球技的結合所深深吸引。

在球場上,利拉德的投籃和勇氣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訓練中,他從不害怕殺到籃下,倒地拼搶和爭奪籃板球,」球隊的一名大一前鋒達林-馬奧尼說,「這是一種不同的技術,而不僅僅是一記投籃來贏得比賽,但這是相同的心態。意思就是你會用盡一切辦法去獲得勝利。」

 

在場下,利拉德對漢堡王的喜愛、低俗的惡作劇和俗氣的說唱歌詞讓他們捧腹大笑。「我記得他說過這樣的話,’多吃切達乳酪,少吃義大利辣香腸披薩。’」馬奧尼說。

利拉德賽季剛開始的時候是球隊替補,直到一些老隊員在賽季初就找到了拉赫,並建議讓利拉德進入首發陣容。拉赫聽取了建議,沒過多久,他做了一個調整,把利拉德放到控衛的位置上。然後就是與北科羅拉多大學的比賽。

在比賽還剩兩分鐘多一點的時候,比賽繼續進行了。利拉德全場盯防北科羅拉多大學的約翰-佩納,然後掏掉他的球。利拉德快速沖向籃筐,將球扣了進去,這是他大學生涯的第一次扣籃,將分差縮小到6分。

一分鐘後,他命中一記三分,將對方的領先優勢減半。北科羅拉多州大學連拿4分作為回應。

韋伯州立大學的先發前鋒布林格被罰出場。「我們會從這場比賽中吸取教訓的,」他回到替補席上對隊友們說,他相信比賽已經輸了。馬修-格里什,當時作為一家學生報的記者,他說韋伯州立大學的球迷已經開始陸續離場了。

但是麥考伊投進一個三分,韋伯州立大學又送出了搶斷,利拉德上籃得分,一記遠投製造了扳平比分的機會。他整個晚上拿下18分,都是在下半場和加時賽中得到的。

北科羅拉多隊主教練泰德-博伊爾說:「如果我當時知道我現在知道的,我會選擇讓凱倫-麥考伊來投那一球。」

三年後,開拓者隊在NBA選秀大會上以第六順位選中了利拉德。在那之後的兩年半里,他第一次用手指輕點自己的手腕來慶祝投籃,從而誕生瞭如今在球館和運動場上隨處可見的「利拉德時間」慶祝活動。

在他8年的職業生涯中,利拉德已經投進了許多次這樣的投籃,但他還是偶爾會在YouTube上看他大學一年級時的集錦。大約四分鐘的時候,他會看到勝利的片段。扳平比分的3分並沒有被提到,但他會在腦海中重放一遍。

「那記投籃感覺像是我的一個轉折點。」利拉德說。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來源于網上,文章觀點不代表我們立場,如若侵犯到您的權益,或涉不實謠言,敬請向我們提出檢舉。